國內宏觀

人民日報:我國經濟下行壓力更多是結構性的

2019年04月25日08:49   來源:人民日報
摘要:人民日報刊發中國社會科學院副院長、學部委員高培勇文章稱,從事業全局和長期大勢看,當前我國經濟運行中的主要矛盾是結構性的,矛盾的主要方面在供給側,總量性和需求側的矛盾和問題終歸處于次要位置;通過強化逆周期調節來穩定總需求,并未改變保持宏觀經濟穩定運行在合理區間的戰略意圖,依然服務于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這條主線。我們要抓住工作重點,保持戰略定力,強化政策協同,堅持以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為主線,走出一條與高質量發展階段相契合的經濟工作之路。

持續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經濟形勢理性看)

人民日報 高培勇

內容提要

做好復雜嚴峻形勢下的經濟工作,需要從長期大勢認識當前形勢。從事業全局和長期大勢看,當前我國經濟運行中的主要矛盾是結構性的,矛盾的主要方面在供給側,總量性和需求側的矛盾和問題終歸處于次要位置;通過強化逆周期調節來穩定總需求,并未改變保持宏觀經濟穩定運行在合理區間的戰略意圖,依然服務于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這條主線。我們要抓住工作重點,保持戰略定力,強化政策協同,堅持以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為主線,走出一條與高質量發展階段相契合的經濟工作之路。

去年底召開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指出,必須從長期大勢認識當前形勢,認清我國長期向好發展前景。深入把握這一做好復雜嚴峻形勢下經濟工作的規律性認識,對于把思想統一到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精神上來,認清經濟形勢,抓住工作重點,保持經濟持續健康發展和社會大局穩定,具有重要意義。

正確認識和把握復雜的經濟形勢

當前我國經濟發展面臨多年少有的國內外復雜嚴峻形勢,新老矛盾交織、兩難多難問題增多,做好經濟工作的難度遠超以往。做好復雜嚴峻形勢下的經濟工作,前提當然是正確認識當前經濟形勢。

就形勢研判而言,經濟運行穩中有變、變中有憂,短期與長期、外部與內部、周期性與結構性問題相互交織,是我們對當前經濟形勢作出的集中概括。當諸多矛盾和問題混雜在一起并交互作用的時候,便有了對其加以辨識的必要。這些矛盾和問題有無主次之分?如果有,究竟哪一方面是主要的,哪一方面是次要的?

就經濟政策布局而論,面對來自兩個方面而非一個方面的矛盾和問題,一手強化逆周期調節,一手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無疑是正確的抉擇。逆周期調節屬于需求管理,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則是對需求管理的改變。這兩種取向的宏觀經濟政策有無主次之分?如果有,究竟哪一種是主要線索,哪一種是次要線索?

倘若對上述問題認識不清、對中央精神理解不透,在實際經濟工作中便極易出現如下兩個方面的結果:

其一,抓不住當前經濟工作面對的主要矛盾,或者找不準主要矛盾,甚至誤將次要矛盾當作主要矛盾,從而難以有針對性地解決當前經濟運行中面臨的突出矛盾和問題。

其二,抓不住宏觀經濟政策主線,或者找不準宏觀經濟政策主線,甚至誤將非主線當作主線,從而難以全面深刻領會中央精神、精準有效地貫徹落實黨中央關于經濟工作的決策部署。

對做好經濟工作面對的主要矛盾和問題以及宏觀經濟政策主要線索的把握,既直接關系到經濟工作的重點,也直接關系到經濟工作的成效,可謂是正確認識當前經濟形勢的關鍵。

我國經濟下行壓力更多是結構性的

面對錯綜復雜的矛盾和問題,我們選擇實施的宏觀經濟政策也往往不是單一的。在由多種或多個方面政策所構成的相互協調、互為依托的政策體系中,必有一種或一個方面的政策是主要線索,它的實施和運行決定或影響著其他政策的實施和運行。

經濟運行的主要矛盾和矛盾的主要方面也好,宏觀經濟政策的主要線索和次要線索也罷,均要從事業全局和長期大勢中去把握和區分。

當前,我國經濟發展的外部環境正在發生深刻變化。外部環境深刻變化又是在中國經濟由高速增長階段轉向高質量發展階段,并且方方面面主動同高質量發展的要求對標、推動高質量發展取得良好開端的進程中發生的。從高質量發展階段的事業全局和長期大勢看,外部環境的變化猶如“半路上殺出的程咬金”,不過是推動高質量發展道路上的插曲,充其量是前進中的矛盾和問題。這意味著,外部環境深刻變化所帶來的新的經濟下行壓力固然不容小覷,但相對于結構性和供給側的矛盾和問題,總量性和需求側的矛盾和問題終歸屬于次要矛盾。前者是主流,后者系支流。換言之,前者才是我們本來想做、真正要聚焦的主攻方向,后者則屬于不得不做、為攻克主要陣地而需要掃清的外圍障礙。正如日前召開的中央政治局會議所指出的,外部經濟環境總體趨緊,國內經濟存在下行壓力,這其中既有周期性因素,但更多是結構性、體制性的。從根本上說,當前中國經濟運行中的主要矛盾仍然是結構性的而非總量性的,矛盾的主要方面仍然在供給側而非需求側。

追溯一下我國2018年以來的宏觀經濟政策運行軌跡也會看到,在以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為主線的背景下,強化逆周期調節提法的出現,直接誘因也在于外部環境的深刻變化。在此之前,已經有諸如適度擴大社會總需求、持續擴大內需之類的表述,都是為了保持宏觀經濟穩定運行,為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創造條件。由適度擴大社會總需求、持續擴大內需轉為強化逆周期調節,固然反映了外部環境深刻變化所帶來的政策調整壓力,但從高質量發展階段的事業全局和長期大勢看,以加強需求刺激來穩定總需求,并未改變將宏觀經濟運行穩定在合理區間的戰略意圖,服務于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這條主線仍是其基本出發點和歸宿。這意味著,相對于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強化逆周期調節仍系配套舉措或政策。前者作為宏觀經濟政策主要線索的定位和性質沒有變,后者作為宏觀經濟政策次要線索的定位和性質也沒有變。從根本上說,當下我國宏觀經濟政策的主線,仍然是供給側結構性改革。

堅持以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為主線

從紛繁復雜的矛盾和問題中抓住主要矛盾和矛盾的主要方面,在多種宏觀經濟政策的組合中抓住主要線索,以“牽一發而動全身”的功效實現政策協同,既是做好經濟工作的基本功和看家本領,也是我們在長期的經濟工作實踐中不斷深化的規律性認識。

黨中央之所以一再強調保持戰略定力,其根本原因就在于,外部環境的深刻變化固然會對經濟產生一些影響,但不會改變我國高質量發展階段經濟運行的基本態勢。因此,日前召開的中央政治局會議強調,做好全年經濟工作,要緊緊圍繞貫徹落實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精神,穩中求進、突出主線、守住底線、把握好度;提出細化“鞏固、增強、提升、暢通”八字方針落實舉措,注重以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辦法穩需求,堅持結構性去杠桿,在推動高質量發展中防范化解風險,堅決打好三大攻堅戰;要求宏觀政策要立足于推動高質量發展,更加注重質的提升,更加注重激發市場活力,積極的財政政策要加力提效,穩健的貨幣政策要松緊適度。

面對來自短期與長期、外部與內部、周期性與結構性等不同方面的矛盾和問題,當然不能顧此失彼,但也不能主次不分。堅持以解決供給側結構性矛盾為主攻方向,統籌好總量與結構、當前與長遠、國內與國際的關系,加強政策協同,是當前經濟工作的焦點和難點。

面對強化逆周期調節和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兩種政策取向,既要保持目標兼容,也要有所側重。為了保持經濟發展良好勢頭,為了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深入推進,必須針對短期沖擊出臺一系列旨在穩定社會總需求的舉措,但這種政策調整不宜過大。說到底,逆周期調節終歸要圍繞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這條主線來推進。決不能一遇經濟下行壓力就改弦易轍,以速度目標替代質量追求,從供給側跳回需求側,丟下結構問題而專注總量問題。因此,如何將穩定總需求舉措納入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主線,同結構調整巧妙對接,是當前經濟工作的重點和著力點。

無論是針對需求側的總量調控,還是著眼于供給側的結構調整,都需立足于我國經濟已轉向高質量發展階段的實際情況。高質量發展并非標簽,亦非口號,而是有著一系列實實在在的內容。不能再以高速增長階段的眼光看待今天的經濟形勢,更不能用高速增長階段的習慣做法從事今天的經濟工作。貫徹新發展理念、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建設現代化經濟體系等,都是圍繞推動高質量發展作出的重大決策。做好復雜嚴峻形勢下的經濟工作,必須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經濟思想為指導,保持戰略定力,變壓力為加快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的動力,走出一條與高質量發展階段相契合的經濟工作之路。

(作者為中國社會科學院副院長、學部委員)

全國主要城市行情地圖

漲跌看板

您認為下周(8月26日-8月30日)滬優質螺紋價格走勢: